欢迎光临我们一直在努力
您的位置:北京夜网 > 心情日记 > 九十年代的北京桑拿洗浴中心

九十年代的北京桑拿洗浴中心

作者:admin日期:

返回目录:心情日记

 九十年代是一个风起云涌,野蛮生长的年代,各种新生事物层出不穷,比如夜总会,洗浴中心,比如花样繁多的按摩店,足疗店等。
 
  北京桑拿洗浴中心一开始是我们的最爱,因为那段时间经常和张斌,黑胖子泡在篮球场上,下午出一身臭汗,晚上再去小酒馆或者街头大排档喝上二两,结束后也不过九点来钟,总有点意犹未尽,闻闻满身的酒味,汗味,臭脚丫子味,自己都觉得有点恶心,更别说往人堆里钻了,忘了谁提议的,去洗浴中心洗澡吧,于是,一拍即合。
 
  那时常去的一家洗浴中心在花园路上,离山大路不远,进去后服务生热情的迎接我们,问我们都需要哪些服务,看看挂在墙上的价目表,有洗浴、桑拿、搓背、足疗、按摩,采耳等项目,价格各有不等,看着都有些眼晕,我正在犹豫,黑胖子大大咧咧的说,既然来了,能做的都做做吧,这厮最近毛片生意做得红火,每天进账不少,随着腰包的鼓胀,说话也底气十足,大有颐指气使,一掷千金的气势,一看就是爆发户的嘴脸。
 
  依照服务生的指示,我们拿着钥匙牌,来到浴室入口处一排衣柜前,根据号牌上的号码找到自己的衣柜,脱完衣服后,三个人互相看了看,都觉得有些滑稽,我和张斌,黑胖子整天厮混在一起,但像这样赤身裸体,坦诚相见还是第一次,黑胖子是真他娘的黑啊,除了裆部和屁股整天捂着还略微泛点银光外,其余全身上下没见一点白地方,而且,胸毛浓密,黑黢黢一团,如乱草一般,一看就像个阿拉伯人,我都怀疑他祖上是北方的游牧民族,很可能是五胡十六国时期混入中国内地的胡人,至于是羌,是氐,是羯,是鲜卑还是匈奴,那就分不清楚了,张斌则白的像个娘们,瘦溜溜的体型,微微翘起的臀部,看到他我就想起《水浒传》里的浪里白条张顺。
 
  我对张斌说,你这厮要是个女的,肯定是个美女,和黑胖子倒是天生一对,一个黑,一个白,走在一块就是黑白双煞,张斌大言不惭的说,哥们在男的里那也是百里挑一,黑胖子应声道,那我是千里挑一,张斌轻蔑的看了黑胖子一眼,你说的是在非洲吧?黑胖子胡乱喷道,白有什么用,最多也就做鸡,张斌气急了,过来抓挠黑胖子,两个人身无片缕,根本无处下手,只能互相挠痒痒。
 
  打闹够了,我们向浴池走去,推开厚厚的帷帘,一股热浪扑面而来,里面湿气氤氲,雾气弥漫,仿佛进入了王母娘娘的“瑶池”,只是“瑶池”里沐浴的不是身材婀娜,飘飘欲仙的仙女,而是一群脑满肠肥,大腹便便的糙哥,大厅大约一二百平方米,中间几根立柱,东边一个大池子,十几米长、七八米宽,呈不规则的弧形,北面一溜淋浴,南边是几间木板隔开的桑拿房,在淋浴和浴池中间,横着两三张床,几位老兄裸着白花花的肚皮,像褪了毛的猪,正在享受着搓背服务,周围墙上以及立柱上贴着西方古典油画,油画的内容一律是袒胸露腹,体态丰腴的美女,这样的画如果挂在中国美术馆或者其他艺术展厅,那是一种艺术享受,但挂在这里,却只能让人意淫。
 
  我们先来到浴池,浴池的水不深,清可见底,但水温挺高,我和张斌都不敢贸然下去,轻轻往身上撩水,然后,慢慢的,一点点让身体沉入水中,尽管如此,也烫的龇牙咧嘴,那情形和后来赵本山小品里描绘的一模一样,黑胖子皮糙肉厚,痛感神经麻木,根本不在乎,就像在游泳池游泳一样,一下就跳了进去,扑通一声,把旁边几位大半个身子浸在水中、只漏出脑袋、正在闭目养神的老哥吓了一跳,睁眼一看,一位胖胖的黑脸大汉兀自站在水中,正嬉皮笑脸向他们点头哈腰,本想发怒,可看看这厮那混不吝的表情,又硬生生给摁了回去。
 
  在池子里泡了一会,感觉有些无聊,我们仨便去旁边的桑拿房蒸桑拿,一间原木砌就的房间里,正中间是几块被烤得滚烫的石头,两边是一溜木炕,旁边有水桶,需要不断往石头上浇水,每浇一次,热气就蒸腾起来,屋内温度极高,湿度极大,呆一分钟便大汗淋漓,感觉身体四肢百骸,所有的毛孔都张开,汗如雨下,呆两分钟便觉得浑身如虚脱一般,口干得厉害,用湿毛巾堵住嘴,只留下鼻孔呼吸,像死鱼样,大口的喘着气,呆三分钟便感觉憋闷得厉害,再下去就有晕厥的危险,赶紧出去,一走到大厅里,虽然这里依然热气腾腾,云遮雾绕,但感觉像在旷野中一般,空气清新极了,所谓桑拿,要的大概就是这种浴火重生,悲喜两重天的感觉吧。
 
  接下来的项目是搓背,这是最令我难堪的,搓背的师傅四十来岁,五短身材,孔武有力,尤其一双胳膊,青筋暴起,肌肉虬结,皮肤因为终日在水汽中泡着,光滑细腻,但脸色因为作息晨昏颠倒显得有些苍白,他往简易的床上泼了一盆水,将上一个主顾留下的污垢浇去,又铺上一层塑料布,便让我躺上去。除了婴儿期,我的身体从来没有对外人这样展示过,我闭上眼睛,掩饰着内心的紧张和慌乱、羞涩和不安,感受着身体的各个部位被对方搓衣一样一一擦过。最难堪的是在搓大腿内侧时,对方的手不时碰触到那物件,拨弄过来,拨弄过去,被一个男人如此近距离的关注,并且还用手触碰,真是一件极其丢人的事,每拨弄一次,我的羞愧就增加一分,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看看旁边另一个床上的黑胖子,这厮倒是坦然,舒服得像猪一样直哼哼,我好生佩服和羡慕这厮的脸皮,好在时间不长,终于结束了,我如蒙大赦,惶惶逃了出去,这是我第一次接受这种搓背服务,也必将是最后一次,不会再有了。
 
  搓完了背,该去二楼接受足疗和按摩了,服务生给我们每人发了一件短衣短裤,轻薄透明,穿上去咣里咣当,总感觉像皇帝的新装,和没穿一样。
 
  二楼的大厅面积很大,像是舞台一样,舞台的正中央是一块幕布,正在播放电影,下面是一排排的座椅,座椅宽大舒适,可以摇动平躺,灯光幽暗,人影绰绰,除了电影的声音外,很少有其他喧哗。暧昧的灯光下,有些人正在舒服的接受足疗或者按摩服务,有些人正在昏睡,打鼾声不时响起。给我们服务的是清一色的江西妹子,不知道老板从哪里招来的,水磨石的淡蓝色小褂,上面有一朵朵的暗花,宽松的灯芯绒裤子,走起路来风摆杨柳一般,聘聘婷婷,说话莺莺燕燕,透着一股南方山野的清新之气,容貌说不上多俊,但黑暗中自有一种婉约之美。
 
  我和黑胖子、张斌三人并排躺着,抽着烟,惬意的享受着姑娘芊芊玉手那温柔的抚摸,黑胖子这厮一双脚又肥又厚,又宽又长,如果是猪蹄,一只可以炖一锅,姑娘用手抓着费劲,便抬起来放到自己腿上,用手揉搓,搓到脚心处,黑胖子突然贱笑起来,一身肥肉乱颤,笑声惊动了正在睡觉的梦中人,打鼾声骤然停止,笑声惊动了正在默默看电影的浴客,一起回头观望,我狠狠用手敲了一下这厮,就你这一双胖脚,能有什么痒痒肉,黑胖子想反击,脚却被江西妹子摁着,起不了身,拿起沙发上的火柴向我扔过来,我对给他洗脚的姑娘说,一会结账时,你得和他多要一倍的钱,你看这厮的脚,快跟上我们两个大了。
 
  做全身按摩时将座椅平躺,就自然而然成了一张床,按照从头到脚的部位依次进行,这些外表看起来柔弱的小姑娘其实手劲不小,做头部按摩时,她们的一双玉手仿佛化身“九阴白骨爪”,五指张开,用手使劲抓挠头皮,有醍醐灌顶,周身通泰之感。做腰部按摩时,她们会将五指并拢,化掌为拳,用拳头使劲顶在腰部,来回揉搓,我的腰因为常年打篮球,早已不堪重负,酸疼麻涨,被她这一番捯饬,感觉特别轻松。有点尴尬的是按摩大腿时,姑娘的手会不经意的碰到那物件,它会不由自主的支棱起来,因为穿的短裤轻薄透明,仿佛赤身裸体一般,我非常紧张,反复告诫自己,要淡定,要淡定,大脑转移目标,多想点讨厌的事,比如想想黑胖子那丑恶的嘴脸。姑娘这种事经历多了,看出来我的尴尬,戏谑的用手故意拍了它一下,调皮的对它说,别紧张,我一个激灵,血液瞬间上涌,肾上腺素激生,脸上难为情的,使劲挤出一点笑容,附和着说,不紧张,不紧张,偷眼看看张斌和黑胖子这厮,这俩也比我强不到那里,那地方都早已撑起来一把伞。
 
  后来看冯小刚的电影《甲方乙方》,里面有这么个镜头,葛优和刘蓓饰演地主、地主婆,端坐八仙桌两边,抽着旱烟袋,刘蓓头发挽成簪子,带瓜皮帽,穿对襟大褂,描眉画眼,颧骨处两抹明显的胭脂红,傅彪饰演的厨师跪在下面给她捶腿,捶着捶着,困意涌来,手上停止了动作,地主婆眼神狠毒,目露凶光,拔下头上的簪子狠狠向傅彪扎去,傅彪一声惊叫,随即醒来,继续捶腿,这个电影拍得诙谐幽默,趣味横生,尤其葛优和刘蓓这一对活宝,将地主、地主婆笑里藏刀,阴险毒辣的形象塑造的栩栩如生,令人过目难忘,再做按摩的时候,我总是想到这一幕,感觉自己所享受的服务就是过去地主、地主婆才能拥有的,内心立刻满足起来。
 
  当所有的项目全部做完,姑娘们端着泡脚盆说说笑笑的离开后,我的身心才彻底放松下来,点上一颗烟,让自己蜷缩在沙发里,隐在黑暗中,有一搭无一搭的看着幕布,听着周围若有若无的窃窃私语,以及很有规律的鼾声,无边的倦意像海水一般涌来,真想就这么睡过去,睡它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今夕何夕,星河灿烂,今夕何夕,我心飞翔,人生若是每天都这么惬意,该有多好。
 
  尝到了洗浴的妙处,我们仨便隔三差五来泡一回,那时业务好做,随便接一个单,将这些费用就顺手报了,所以经济上不存在问题,黑胖子正处于毛片生意做得顺风顺水的时候,每天大把的银子进账,也不吝花点小钱来享受一下。
 
  那时常去的地方除了花园路这家,还有一家在解放路上,那家规模更大,不但可以洗浴,还可以打乒乓球,台球,他们在浴池出口处,旁边的过厅里,见缝插针,摆了一张乒乓球台,一张台球桌,有时我们仨洗完出来,路过时顺手就来一把。以前和张斌经常切磋台球技术,有一年因为做项目,在莱芜呆了一个冬天,我们俩几乎天天泡在台球厅里,但像这样光着腚打球还是第一次,我和张斌赌球,十块钱一局,攒多了明天喝酒,黑胖子不会,但听说有酒喝,乐呵呵的在旁边给我们摆球。那天我发挥特别好,虽然以前也经常赢张斌,但都是磕磕绊绊,但那回基本不给他机会,时时上演一杆清台的好戏,看得黑胖子在旁边指向我伸大拇指头。
 
  看我们打得嗨,陆续有洗浴出来的人围观,其中有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汉子手痒,非要和我赌一局,那人个子不高,但物件奇大,和他偏瘦偏小的身材极不般配,看到他我忍不住想到《金瓶梅》中评说西门庆时,那驴一样的东西,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奇人异象,必有出处,家伙不如他的大,若再输给他,面子往哪里搁,想到这里,我断然拒绝了他的请求。
 
  那时的洗浴中心总起来说还是比较正规的,没有那么多污七糟八的东西,最多有些小暧昧,后来就变了味了,尤其下面县市,更是挂羊头卖狗肉,开放的让人咋舌。
 
  有次和张斌去滕州出差,住在火车站北面不远的邮电宾馆,晚上应酬完客户回到宾馆,看到宾馆有洗浴服务,就在地下一层,价格不贵,连洗浴带按摩只有五十元,想到一天长途奔波,鞍马劳顿,去洗个澡放松一下也挺好,便和张斌去了。
 
  在浴池里泡了一会后,我俩被人分开,领到一个个小隔断里,里面空间很小,只有一张床,床边一个床头橱,一个挂衣架,外面的门半开半掩,给我服务的按摩女约二十六七岁,中等身材,脸比较阔,容貌一般,捏了一会,我觉得她很不专业,有些三心二意,敷衍了事,就对她说,怎么和没吃饭似的,用点劲,女人突然附身对我说,她其实不是做这个的,不会正规按摩,问我要不要那种服务,她今天还没开张,可以便宜些,说完,女人自顾自把上衣脱了,露出一对坚挺的的乳房来,乳房不大,盈盈一握,但看上去很结实,没有一点下坠,乳头红得发紫,紫的发黑,像葡萄,像桑椹,我盯着恶狠狠地看了几眼,然后一本正经的对她说,你吓着我了,赶紧穿上,门还开着哪,让人看了多不好,女人误解了我的意思,赶紧去关门,脸上开始有了笑意,对我说,不关门也没事,我们这里有约定,进来时只要把毛巾搭在门把手上,就不会有人打扰,我坚决的拒绝了她,说是打工的,没钱,女人听着我像是济南口音,开始和我攀交情,说她家是长清的,家庭困难,干这个也不容易等等,这个基本是没谱的事,我要说家是淄博的,她弄不好会说是周村的,最后,看我很坚决,不搭理她的样子,她也恼了,草草按了几下就结束了。
 
  回到大厅里,等了一会儿,张斌也出来了,我看着他一脸的贱笑,张斌被我笑毛了,以为忘了穿衣服哪,低下头看看,没啥异常啊,我向旁边一路过的按摩女努了努嘴,指了指他裤裆,说,这回过瘾了吧,张斌鄙夷的看了我一眼,说你自个吧,我问他,真没干,张斌大言不惭的说,哥们要把第一次献给我最爱的人,我做呕吐状,说,那肯定是黑胖子了,张斌一脚踢了过来,我说,估计是那女的长得寒碜,要是漂亮点你小子早饿虎扑食了,说笑归说笑,对张斌这点,我还是比较信服,这厮人虽然有点痞气,但基本算是洁身自好的好青年,要是换了黑胖子,那就不好说了。
本文标签:

相关阅读

  • 北京夜生活桑拿网怎么判断好不好?

  • admin心情日记
  • 桑拿网站对于很多人来说,应该都是有一定的了解到现在桑拿网站也已经越来越多了,桑拿网站主要也就是能够给大家更好的去了解到一些和桑拿有关的信息,想必大家应该也都是希望
  • 夜来香的原产地是哪里?

  • admin心情日记
  • 夜来香原产美洲热带. 夜来香 夜来香又名夜香树,原产美洲热带。喜温暖湿润和向阳通风环境,适应性强,但不耐寒,要求肥沃、疏松和微酸性的土壤,冬季温度不低于5度。 繁殖栽培
  • 夜来香的特点是什么

  • admin心情日记
  • 夜来香,别名夜兰香、夜香花适宜栽于庭院内和盆栽,其花既可欣赏,又香味扑鼻。 同时又是以新鲜的花和花蕾供食用的一种半野生蔬菜。具清肝明目之功效,可治疗目赤肿痛,麻疹上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
  • 北京桑拿休闲:一个人的夜生活!

  • 我现在就在一个人生活,我的北京西城区某某洗浴桑拿中心上班,但是我住在西城区,后来我在做桑拿的时候认识了我现在的女朋友,虽然有时候她晚上过来跟我一起住但是从她那边过来要

聚合标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